配资天下网



农商银行发展小额信贷“大有可为”

对尤努斯“乡村银行”运作模式的借鉴与思考

点击数: 时间:2020-04-02 作者: 陈婷 来源:长沙审计中心

“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以小额贷款的方式为穷人提供金融服务的方式,不仅在孟加拉国受到追捧,还成功推广至世界各地,其中也包括中国。本文借鉴尤努斯“乡村银行”小额贷款经营模式,结合审计视角下农商银行小额信贷管理的问题,为未来农商银行小额信贷业务发展提供决策建议和参考,以更好发挥农商银行在支农支小中的重要作用。

一、尤努斯“乡村银行”的概况与现实适应性

(一)“乡村银行”的基本运作模式及中国实践

20世纪70年代,大学教授穆罕默德·尤努斯在孟加拉国创办了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发放小额贷款并创办、运营乡村银行至今已40年,不仅使得数百万孟加拉国农民脱贫,并且维持了高达98.89%的还款率,实现盈利的同时又达到了扶贫的目的。尤努斯的“乡村银行”主要运作模式及特点:瞄准最贫困的农户,并以贫困家庭中的妇女作为主要目标客户;提供小额短期信用贷款,一般按周分期还款,整贷零还,无须抵押担保;采用借贷小组制,加强小组内部监督和约束;执行小组会议和中心会议制度,简化放贷流程和手续;按照一定比例的贷款额收取小组基金和强制储蓄作为风险基金;借款人为主要银行成员股东,强调借款人充分利用已有创收能力与机会,提高还贷能力。这一小额信贷模式成功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推广,其中也包含中国。

早在2007年,海南省信用联社提出“学习尤努斯精神、借鉴格莱珉方法,探索海南模式”,先后在琼中县和屯昌县农村信用社开展小额信贷试点推广工作,形成了适合海南实际的小额信贷模式,即组织农户成立5户联保小组, 实行“5户联保, 妇女承贷, 2万以下,不需审批, 7天到位”的“一小通”贷款模式。主要特色是创建以大学生为主的专业队伍,贷前对农民进行培训,利用财政资金和扶贫款进行专项贴息,开发专门的农户信用炒股配资 系统和便民金融网络进行持续跟踪管理,聘请省内外“三农”专家为农民做专业技术指导。2009年该模式在海南全省推广,创造了小额贷款新投放12亿元,惠及农户6万户的双赢效益。

(二)“乡村银行”模式与湖南农信小额信贷模式的比较

尤努斯“乡村银行”的成功运作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经验借鉴,虽然中国与孟加拉国存在社会文化背景、经济发展程度及信用体制状况等诸多差异,但尤努斯“乡村银行”模式与我省农村小额信贷模式也有诸多的相同之处:一是从组织属性上看,都以商业化运作,以服务特定的客户群为宗旨;二是从市场定位及服务对象来看,尤努斯银行客户基础在孟加拉国农村,贷款的对象是穷人,我省农信系统网点辐射面最广也是在农村,是服务农村金融的主力军,所服务的群体基本上是在其他商业银行贷款难、不愿贷的群体;三是从经营模式来看,都是小额授信,不需要任何抵押和担保,而是通过调查评定对其进行授信。

二、“乡村银行”模式对农商银行小额信贷业务具有实践意义

(一)从宏观上看,是打赢脱贫攻坚战、深化农信系统改革、践行有温度的“百姓银行”战略目标的需要。湖南作为全国农业大省,拥有4800多万农村人口,也是贫困人口大省之一,让农民获得金融支持是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重要途径。农商银行作为网点最多的地方金融机构和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金融主力军,在助力县域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主要是通过完善法人治理、提升管理能力,加强服务“三农”的能力。所以说,农商银行服务“三农”的定位没有变,而且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省联社党委书记赵应云强调,近五年要围绕“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战略目标不懈努力,这体现了省联社党委坚持“支农支小”定位、做实存贷主业的决心,通过借鉴尤努斯“乡村银行”模式,积极探索适合湖南农信具体实际的农村小额信贷发展路径,有着广泛而深远的意义。

(二)从微观上看,是推动实现湖南农信系统贷款高质量发展的需要。

1.小额信贷投放乏力的现状亟待改善。加大小额信贷有效投放是农商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也是推进贷款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但是从2019年长沙审计中心年末对长株潭区域农商银行贷款投向审计结果显示,一是从贷款结构看,大额贷款占比偏高,最高一家达到72.52%,主要集中在房地产行业和配资查询 企业或大型国有企业,发放的小额贷款也多以公职人员消费贷款为主,存在较大的风险隐患;二是从贷款投量看,贷款集中度过高,最高一家农商银行集中度比例为56.03%,超过监管比例41.03个百分点,贷款集中度主要体现在垒大户、一户多贷、政府融资项目贷款占比高,实际用于服务农户的资金被压缩。三是从市场需求看,炒股配资 不对称的问题严重,小额信用贷款找不到实际需求者,有贷款需求的农户却找不到“贷款人”,贷款额度与实际信贷需求不符,最后资金贷给了“有钱人”;四是从放贷心理看,客户经理存在普遍的惜贷、拒贷心理,小额贷款维护成本高,出现风险追责力度大,很多客户经理倾向“做大做强”,偏离“做小做散”的定位。

2.小额信贷经营管理模式粗放的现状亟待改善。一是农户小额信贷发放管理还不够完善,影响贷款的有效性。表现在评级、授信随意性较大,重授信、轻用信,重放款轻收款,贷款持续管理存在困难;二是制度约束力及风控措施欠缺,对农户的评级、授信、放款的责任划分不清晰,授信资料的完整性及真实性没有制度约束,造成客户经理发放人情贷款及以贷谋私等道德风险;三是贷款操作不规范,客户经理对农户的评级,依赖村委干部和当地农民的对客户的主观评价,掌握炒股配资 不全面、贷前调查不真实、贷款用途不合规、贷后跟踪管理不到位,导致到期贷款收回率较低;四是考核激励机制不够完善,对发放小额贷款净增户数考核较少,致使农商银行客户经理对拓展小额贷款的积极性不高。

三、发展农商银行小额信贷的思考

(一)以“百姓银行”的理念为导向,坚守服务三农的使命和情怀。学习尤努斯的精神,就是要把农民作为自己的亲人,执著地为实现农民脱贫致富而工作,真正把农商行办成农村金融主力军和与农民配资开户 的金融纽带。要转“坐商”意识为“行商”,摈弃“官僚”作风,牢固树立为“三农” 服务的使命和情怀,在扶贫济困、服务乡村振兴和建设农业农村现代化中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以优化制度建设为抓手,激发小额信贷发展的内生动力。一是改进农商行法人治理结构,完善适合小法人和支农支小定位的公司治理机制,可从转换经营机制、规范股权结构着手,选聘有“三农”背景的董事,将支农支小服务承诺写进章程等方式;二是完善考核激励和风险容忍机制,将支农支小考核目标完成情况作为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履职评价的重要内容,加大对涉农和小微贷款的考核计酬比重,尽快完善尽职免责制度;三是推动实行利率市场化机制,在现行利率政策允许范围内采取差异化定价策略,赋予客户经理根据农户情况充分的贷款利率定价权利,保障小额信贷业务有充分的的盈利空间。

(三)以科技创新产品为支撑,拓展小额信贷客户基础。一是继续加大力度研发或改进小额信用贷款和联保贷款等行之有效的农村小额信贷产品,细化全要素识别优质客户参数,构筑抵御风险的防线。二是扩大业务发展范围,应充分把握当地的经济状况, 农业产业结构和生产周期,拓展放款对象,根据风险识别能力提高信用额度,简化放款程序;三是开发小额信贷专用线上系统,实现可共享的农户炒股配资 管理体系和农户信用等级评价的指标体系、设立小额信贷服务专柜,充分提升小额信用贷款的办理效率和群众可得性。

(四)以普惠金融走访为契机,凝聚小额信贷发展的外部合力。一是在普惠金融走访中,争取乡、镇政府和社区支持,与信用创建工作相结合,督促农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开展好农村信用户、信用村(镇)的评选工作,加大社会诚信建设,优化小额信用贷款环境。二是加强与农业所、科技站等政府机构的联合, 强化对农户的服务功能, 如定期或不定期到农家中收发贷款, 增强农户对农商银行的亲近感;对贷款的农户提供生产经营的技术指导和培训服务,以降低农户小额贷款的风险。三是积极争取财政在税收、贴息等政策上的适当优惠等,提高农户的认可度和农商行的社会影响力。


分享到: